-

此時此刻,朱允炆心裡高興壞了。

咦?

鬨了半天,竟然是江南士族在背後攪風攪雨?

有點意思啊!

是一點也不怕如呂家一樣,叫貧僧把他們九族全給坑死了?

想想也對,畢竟一旦大哥朱雄英、甚至是這幫混賬以為的淮王朱允熥登位,定是親近淮西武將,而疏江南文臣!

縱是寵信,以大哥的心性,也如皇爺爺一樣,對文臣是用之而不可信之!

這幫江南士族若想保住家族綿延昌盛,且與朝堂之上大權在握,唯有擁立貧僧!

可惜……

貧僧唯想保命,壓根不想、也不敢跟大哥爭位,來跟你們扯這個逼蛋呐!

天天做著春秋大夢,恢複宋之皇帝與士大夫共天下?

大宋都亡了!

皇爺爺治理江山二十四年,都冇治好這幫人骨子裡的臭毛病?

可他心裡這麼想,麵上卻露出一副滿意的表情,看向了黃子澄,笑眯眯地道:“恩師,實話實說,這纔像話嘛!”

“不然的話,縱是往後當了帝師,卻跟本殿下離心離德,豈不是壞了君臣共治天下的佳話?”

黃子澄不敢托大,忙不迭地頷首,說道:“是是是,殿下所言極是,是臣唐突了!”

聞言,朱允炆邁步走上前來,拍了拍他的肩膀,故作寬慰地道:“恩師莫慌,看看你,怎麼還把冷汗嚇出來了?”

“本殿下之所以有此一問,並非惡意……”

“你把崔、孟幾家說了,本殿下也好論功行賞啊!”

見他神情真摯、不似作偽,黃子澄疑心稍緩,恭謹地道:“殿下仁義無雙,真乃賢明啊!”

“賢君出世,臣為殿下賀,為大明賀!”

“不過……”

說到這,他微微抬眸,忍不住試探性地問:“容臣鬥膽,敢問殿下,一旦太子出事……”

“對於奪嫡爭位之重事,殿下往後有何打算?”a

“臣等也好為殿下傾心謀劃,好叫殿下大業一舉功成!”

打算?

貧僧要銀子冇銀子,要人冇人,就是一個光桿皇孫,有個屁的打算?

也罷,把這幫作惡多端的江南士族忽悠了再說!

他麵色變幻了幾下,忽然想到了什麼,語重心長地道:“恩師,你我一榮俱榮、一損俱損!”

“事到如今,本殿下也不瞞你了!”

“本殿下之所以來皇覺寺出家為僧,乃是吾父親自佈下的後手!”

黃子澄聽得目瞪口呆!

啥?

太子殿下布的後手?

他滿臉錯愕,下意識地問:“殿下的意思是……”

朱允炆臉上露出一副敬仰的表情,順嘴忽悠道:“淮王朱允熥縱為皇爺爺嫡次孫,可惜早年懦弱無剛,如今位列藩王,竟是殺伐過重……”

“吾父仁孝賢明,認定淮王登基,定是暴虐之君,不忍江山社稷,落於淮王之手!”

“父親他這才命本殿下韜光養晦,以不動應萬變!”看書溂

“至於本殿下另一臂助,也不瞞恩師,乃是父親為本殿下留下的幾位武將,好叫本殿下執掌兵權,以鎮壓不臣!”

一下子,黃子澄聽得更懵逼了。

不是吧?

太子殿下欲叫殿下克繼大統?

怪不得允炆殿下有恃無恐,背後竟有太子殿下撐腰!

可這武將臂助……

出於太子朱標的威名,他頓覺疑心儘去之餘,也忍不住眉頭緊皺,拱手行禮,說道:“殿下!”

“非臣挑唆,禍國者,儘為粗鄙草莽武將!”

“陛下曾言,將帥可廢,江山不可亡!”

“殿下若以仁聖治理天下,唯文臣不可!”

“武將,可用之而不可信之!”

“待殿下登基之後,江山穩固,更應壓武將之權柄,免於再演唐末之藩鎮割據之禍!”

話音剛落,朱允炆登時翻了個白眼,心裡鄙夷極了。

貧僧滿嘴胡說八道忽悠於你罷了,還信上了?

還有,爭位之事八字還冇一撇呢,這就急著打壓武將、玩黨爭那一套了?

皇爺爺佈局坑殺你們這幫江南文官,往後你們的九族縱是被皇爺爺殺個乾淨,也是死的一點不冤啊!

他頓時擺了擺手,臉上露出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,頷首說道:“恩師放心,誰疏誰親,本殿下心中早有定奪!”

“恩師!”

說到這,為把戲做足,他還不忘拉著黃子澄的手,語重心長地道:“允炆還要靠您活命,自當仰賴於恩師您啊!”

“聽說恩師被貶,今日之後,還望恩師忍辱負重!”

“恩師當養好身子,莫要於允炆起事之前,出了啥毛病啊!”

“允炆之一切,全靠恩師您了!”

聽著朱允炆的肺腑之言,黃子澄終於破防了!

他臉上垂淚,激動地道:“殿下如此待臣,臣唯一死以保殿下隆恩!”

“正所謂,心急吃不了熱豆腐!”

“奪嫡爭位之事,殿下莫要心急,待臣等上書彈劾秦晉燕三王,把這三位藩王繼位之望斷了,臣等再幫您對付淮王朱允熥!”

朱允炆忙不迭地頷首,說道:“好好好,本殿下知道了!”

黃子澄環顧一眼四周,說道:“殿下!”

“時辰不早,為免走漏風聲,臣告退也!”

“恩師保重!”

說罷,在朱允炆的目送之下,黃子澄一溜煙的跑了。

等他一走,朱允炆瞬間換了個嘴臉,氣的破口大罵:“孃的,還敢害貧僧,非弄不死你們這幫缺德貨!”

接著,他轉頭看向了身後的黑衣人,問道:“敢問閣下是……”

對方也不含糊,伸手摘下麵罩,抱拳行禮:“臣蔣瓛,見過皇孫殿下!”

這人,正是錦衣衛指揮使,蔣瓛!

朱允炆頓時恍然大悟,連忙回禮:“原來是蔣指揮使親自督辦皇爺爺的大事,貧僧有禮了!”

“蔣指揮使!”

說到這,他忽然眉頭一挑,邁步上前,激動地問:“剛纔貧僧演的戲咋樣,可有什麼紕漏?”

“快說快說,是不是冇啥毛病?”

“貧僧在宮中多年,也不曾有今日之演戲之充足,貧僧自個都佩服自個呐!“

見他狀若瘋癲,蔣瓛一下愣住了。

臥槽!

皇孫朱允炆這咋還演戲上癮了?

莫不是患了腦疾?!

大神天下大同的大明我開局帶著皇帝爺爺跑路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