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少女通天修行為直播抓鬼》 小說介紹

小說《少女通天修行為直播抓鬼》是作者吞鬼的女孩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,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寧若雨陸景,講述了... 第13章同學會寧若雨本來不想去,但語文老師對她還算好,不去太不給麵子了。“去吧。”她說。莫雲鬆了口氣,把地址告訴她,道:“你明天可一定要來啊。”寧若雨掛斷電話,臉上閃過一抹寒芒。這次的謝師宴安排在五星級

《少女通天修行為直播抓鬼》 第13章 免費試讀

第13章同學會

寧若雨本來不想去,但語文老師對她還算好,不去太不給麵子了。

“去吧。”她說。

莫雲鬆了口氣,把地址告訴她,道:“你明天可一定要來啊。”

寧若雨掛斷電話,臉上閃過一抹寒芒。

這次的謝師宴安排在五星級的萊斯酒店,寧若雨的成績很好,她所讀的是全市最好的學校,在全省都排得上名次,而且是考進去的,與那些走後門的權貴完全不同。

她所在的班級,同學大都非富即貴,冇錢的都是學霸,因此連謝師宴都如此上檔次。

寧若雨走進餐廳,一眼就看見了人群中的寧若沁。

她的拳頭緊緊握起,這個女孩,就是她父親和後妻所生的女兒。

寧若沁長得很美,完全遺傳了她母親的容貌,一頭長髮綰在腦後,身上穿著迪奧今年冬季最新款的長裙,優雅動人。

然而,就是這個看起來如同仙女一般的女人,在過去的高中三年裡,用儘了各種心機來欺負她,各種冤枉陷害,各種侮辱摧殘,但在外人的眼中,她寧若雨是個跪舔有錢人、毫無尊嚴的女**絲,而她寧若沁卻是高貴善良的上流名媛。

寧若沁抬起頭,與她四目相對,溫柔一笑,道:“若雨,你來啦。”

多麼和藹的笑容,如果不知道她的本性,她真的會被她迷惑。

隻可惜,今天的寧若雨,早已今非昔比。

寧若沁看著她臉上那一抹冷淡的笑容,心中很不舒服。

她用了整整三年的時間,讓她成了人人厭棄的慫包,徹底地摧毀了她的自尊心,現在她母親又入獄了,她應該像地溝裡的老鼠一樣,憔悴頹廢,破罐子破摔纔對。

怎麼會這麼自信?

她似乎變漂亮了,有幾個男同學眼中浮現驚豔之色。

寧若沁嘴角抿了抿,朝旁邊的女孩使了個眼色。

那個女孩正是張莉娜。

張莉娜心中記恨寧若雨,點了點頭,陰陽怪氣地說:“喲,寧若雨,你還真是姍姍來遲啊,老師們都來了好一陣了你纔來。”

除了語文老師之外,其他老師對這個學生都不喜歡,明明家境那麼差,還愛慕虛榮,一點自尊都冇有,簡直丟他們的臉。

因此,張莉娜一說,他們就露出了不滿之色。

數學老師是個五十多歲的男人,頭上已經禿頂了,快要退休,因此說話很犀利,從來不給人麵子,想懟就懟。

他冷冷道:“寧同學,雖說你已經畢業了,但作為你的老師,我還是要提醒你,彆以為進入大學就萬事大吉了,大學可不是隻看成績的,你不懂得尊師重道,進了大學會吃大虧。”

寧若雨平靜地說:“方老師,如果老師值得尊敬,我會尊敬的。”

方老師臉上有些掛不住,冷哼一聲,道:“你的意思是我不值得你尊重?”

“總是喜歡把漂亮女學生叫去辦公室單獨談心,方老師,你叫我怎麼尊重你?”寧若雨毫不留情地說。

方老師的臉色一下子變了。

?用戶得到一部分同學好感,獲得仰慕值8點】

寧若雨心中竊喜,這個方老師因為不檢點,很多學生恨他,她故意懟他,就是為了從同學那些得到仰慕值。

“你,你血口噴人!”方老師指著她怒道。

這時語文老師來打圓場:“好了,好了,寧同學,快入座吧,就快要開席了。”

寧若雨找了空座坐了,周圍的同學都用詭異的目光打量她,而她麵不改色,鎮定如磐石。

“怎麼感覺寧若雨變了一個人?”

“就是,氣質完全不一樣了。”

張莉娜眼裡滿是怨恨,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,李朗就再也不理她了,她家的公司冇有李家幫忙,也出現了經濟問題,她把所有的賬都算到了寧若雨的身上。

吃到一半,她端起酒杯過來敬酒,冷笑了一聲,對寧若雨道:“聽說你媽媽因為貪墨公司的錢進監獄了,是不是真的啊?”

眾人一聽,又是一陣交頭接耳。

“她媽媽居然偷公司的錢,怪不得她那麼虛榮呢,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。”

“她那麼喜歡奢侈品,肯定是偷來給她買化妝品、買包包的吧?”

“聽說之前她還癡心妄想攀附楚學長,楚學長是什麼人,能看得上她?”

同學們眼中滿是鄙夷,方老師找到了機會,也使勁踩她:“怪不得人品低劣,原來是遺傳。”

寧若雨卻平靜得出奇,既冇有憤怒,也冇有羞惱,說:“我媽媽是被誣陷的。”

張莉娜嗤笑一聲,道:“監獄裡的犯人都說自己是被誣陷的。”

寧若雨緩緩站起身來,給人一種極強的氣勢,壓得張莉娜胸口沉悶,喘不過氣來。

偌大的餐廳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。

寧若雨道:“難道你們不知道嗎?我母親的案子重審了,證明是冤案,已經無罪釋放。”

“什麼?”寧若沁驚道。

寧若雨看了她一眼,眼神有些危險。

看來母親被冤枉,和寧若沁母女脫不了乾係。

寧若沁這才發現自己有些失態,連忙說:“那真是太好了,我就知道,你母親一定是冤枉的。”

寧若雨冷哼了一聲,對張莉娜道:“我母親的人品,我自然知道。倒是你,張莉娜,你才墮胎冇兩天,不好好在家裡養身體,卻跑到這裡來造口孽,就不怕你那枉死的孩兒來找你算賬嗎?”

張莉娜臉色頓時變得煞白,她怎麼會知道自己剛墮胎?

“你,你胡說八道!”感覺同學們都朝自己投來怪異的目光,她氣急敗壞地喊道。

一旁的寧若沁也說:“若雨,我知道你不想彆人知道你母親坐牢的事情,莉娜當眾說出來是她不對,但你也不能造謠吧?”

她輕輕地歎息一聲,一臉的哀傷:“你知不知道,這樣的謠言會毀了她的。”

“對!寧若雨,你彆太過分!”另外一個女生嬌吒道。

“這個寧若雨,實在是太狠毒了。”

“還是我的若沁女神善良。”

連語文老師都露出不讚同的表情,搖了搖頭。

寧若雨的目光在眾人臉上掃過,冷笑了一聲,道:“你們不相信?”

張莉娜得到了眾人的支援,囂張地抬起下巴,說:“寧若雨,我告訴你,你完了,我一定會告你誹謗!”

寧若沁假仁假義地說:“莉娜,她不是故意的,你彆跟她計較了。”

張莉娜道:“若沁,你就是太善良了,纔會讓這個賤女人得寸進尺!”

“既然你們不信,本座就讓你們看一看吧。”寧若雨拿出了一張黃色符籙。

見鬼符!

方老師哈哈大笑起來:“寧若雨你拿的什麼啊,難不成你還想作法嗎?”

眾人一陣鬨笑。

寧若雨瞥了他一眼,眼神冰冷,方老師覺得後脊背一涼,頓時就笑不出來了。

“你這樣的凡人,當然理解不了。”寧若雨鄙夷地說,用兩根指頭夾著符籙,快速掐了個法訣,符籙竟然燃燒了起來。

“奇怪,她手上又冇有打火機,怎麼燒起來的。”

“肯定是魔術啦。”

“啊!”一聲尖叫把眾人嚇了一跳,班上一個女同學驚恐地指著張莉娜的背後,“鬼,鬼……”

張莉娜的背後,赫然漂浮著一個血淋淋的嬰兒,雙眼冒著綠色的光,小小的雙手正趴在張莉娜的肩膀上。

“鬼啊!”

眾人驚慌逃竄,那鬼嬰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,包房的大門碰地一聲關上,把人都關在了屋裡。

寧若雨心中高興,幸好這鬼嬰幫她把人留住了,要不然她怎麼掙仰慕值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