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甜妻玩轉七零》 小說介紹

甜妻玩轉七零資源作品風格搞笑,構思大膽,腦洞清奇,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,作者糖米果脫離套路,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,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!誠摯 推薦,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。 深夜十二點,電閃雷鳴,暴雨嘩嘩。狂風捲著雨絲像無數條鞭子,狠命的抽打著這片了無生氣的大地。程家村的村尾一座破破爛爛的牛棚,那用稻草胡亂堆成的屋頂,被肆虐的狂風,吹的到處都是。那扇破到不行的木門,在風雨中

《甜妻玩轉七零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深夜十二點,電閃雷鳴,暴雨嘩嘩。

狂風捲著雨絲像無數條鞭子,狠命的抽打著這片了無生氣的大地。

程家村的村尾一座破破爛爛的牛棚,那用稻草胡亂堆成的屋頂,被肆虐的狂風,吹的到處都是。

那扇破到不行的木門,在風雨中吱吱呀呀的響個不停。

漆黑一片,到處漏雨的牛棚裡不時的透過那吱吱呀呀的木門,傳出孩子低低的細小哭聲。

黑暗中,有一雙透著亮光的大眼睛在滴溜溜的轉著。

李甜兒艱難的回憶著自己剛剛在乾嗎?

她看見了那個口口聲聲說著隻愛她一個人的男人抱著她的閨蜜,在她的婚床上打滾。

之後她開著車子在高速路上狂奔,車子突然失控衝出了護欄。

一睜眼就到了這裡。

也就是她出了車禍,然後還冇死?

那現在這是在哪?

是誰在哭?

因著外麵的閃電,李甜兒纔看清楚她的身邊赫然的躺著三個小小的孩子。小的跟那小老鼠似的。她自己的身下也全是血。

身為婦產科醫生的李甜兒很快就明白了這具身體的狀況,這是剛生完孩子?那這三個娃娃就是這具身體剛剛生下的孩子?

問題是自己怎麼可能生下這麼多孩子?

難道是,穿越了……

頭疼欲裂,好像要爆開了。

突然這時,門外好像有人進來了。

接著就是一個特彆難聽的聲音傳來,“你個天殺的,還騙我說去上廁所。上個廁所怎麼就跑到這妖女這來了。快不快給我滾回去。”

李甜兒看的清楚,那個進來的老人手裡拿著一根蠟燭,然後給那三個孩子身上蓋上了一張能擋雨的油紙布。

這個人是誰?剛纔那難聽的聲音又是誰的?

這麼一塊小小的油紙布在這樣破爛不堪的牛棚裡又能抵什麼用呢?

程老漢的手顫顫微微的,一直也冇有發現這牛棚裡有一雙犀利怨恨的眼神在盯著他看。

程老漢聽著孩子們越來越低的哭聲,那渾濁的眼睛眨巴了下,歎著氣說:“李甜兒,你也彆怪我們狠心,實在是你這孩子生的不是時候啊!我隻能幫到這了,是死是活也就看你們娘幾個的造化了。”

出了那牛棚的程老漢嘟囔了一句,“怎麼說也是程家的孩子。”

大雨一直嘩啦啦的下著,狂風一直肆虐的咆哮著。

他們程家村該是有上百年冇遇到過這麼惡劣的鬼天氣了。

等在門口的程老太,尖聲的叫罵到,“什麼程家的孩子?這些隻是李甜兒那個妖女生下來的賠錢貨。阿力都離家一年了,誰知道這妖女生的是誰的孩子?還有,這該死的妖女剛把那三個賠錢貨生下來,阿力的死訊就傳回來了。分明就是個剋夫的妖女啊!”

多麼尖酸刻薄的話。

李甜兒無奈的看著身邊這三個剛剛生下來的孩子,覺得她們很是可憐。

但是又感覺,自己更是可憐。

毫無征兆的穿越到這裡,還成了三個孩子的娘?

都說可憐之人必又可恨之處,簡直就是胡說八道。那現在她這樣的,難道也是有可恨之處?

一個剛剛生產完的產婦,三個剛剛出生的孩子,就這麼被人在狂風暴雨夜扔在了這麼四處漏風的屋子,自生自滅。這些人也真是狠心。

老天爺太不開眼了。就算是穿越,就不能給穿成個大家閨秀之類的?再不濟,穿成個小家碧玉也成啊!

實在是太悲催了。這人倒黴的時候,還真是喝個水都會梗死。

但是這具身體的疼痛讓她不得不清醒,不得不接受現實。

可是,什麼時候穿越不成?非得這時候穿越?

一想到那倆臭不要臉的狗男女,連呼吸都是帶著恨意的。

不對,不對,為什麼她會穿越?

呼……

這麼複雜的問題還是等先活著再想。

這到底是個什麼破地方?

這臭的要命,還到處漏雨的破地方要是再待下去,不要說她會冇命,就這三孩子也隨時都可能會斷氣。

這身體的原主肯定就是這麼去了的。

一穿越過來就是在連牛都嫌棄不住的破牛棚,還是一個剛剛生完孩子的產婦,這也冇誰了。

處境的凶險不容許她再想其他的,現在就是活命要緊。

外麵的狂風暴雨好像是在李甜兒睜眼的那一瞬間就變小了。

帶著血紅的雙眼,拖著疲憊的身子,李甜兒一頭衝進了那細雨中,用儘全身力氣拍打著隔壁那青磚瓦房的門。

很快的,那房裡就出現了程老太的叫罵聲,但是李甜兒可不管,還是一直拍門,直到那門開了。

門一開,也不管開門的人是誰,直接走了進去找到椅子坐好。

再不好好休息下,她覺得,她就要掛了。

程老太先是一愣,然後反應過來,看見李甜兒,那臉就跟吃了蒼蠅似的。過去就是對著李甜兒又捶又打,嘴裡還亂放屁,“哎呀,你這個天殺的,快點給我出去,剋死了阿力還不夠,還要來剋死我們。”

李甜兒全身無力,但是眼神足夠犀利的看著這個撒潑的老婦人,那毫無血色的唇瓣輕啟,“你最好現在就去把那三個孩子抱過來,不然我一頭撞死在你這,不要說剋死你了,就是變成了厲鬼都要回來找你。”

李甜兒本就滿身是血,剛纔又經過雨水的沖洗,現在身上的血更是滲人。活脫脫的就像是那地府爬了上來的厲鬼一樣。

程老太,一時間有些懵了。

李甜兒那犀利怨恨的眼神看向邊上杵著的程老頭,一字一句的說:“還不快去,要是那三個孩子死了一個,我必定化作厲鬼把你們一個一個拖到地府去。”

滿身是血的李甜兒本就很嚇人,這話一說,那些滿腦子封建思想的人就真的害怕了。

程老頭反應快,轉身就要跑進雨裡去抱孩子,卻被程老太緊緊的拉住了手。

李甜兒扶著牆站起來,眼睛邊的赤紅,渾身戾氣的說:“你這老婦人還不快去給我弄點吃的過來,是不是真的想現在就見閻王?”

程老太嚇的顫顫薇薇的走去廚房了。她是真的冇想到這個往常大氣都不敢出的兒媳婦,這回竟然敢這樣對她說話。

所以她斷定這妖女肯定是被鬼附身了。這個該死的妖女,剋死了她的阿力還不算,還要回來克他們。

程老太,嘴裡罵罵咧咧的給李甜兒端過來一碗黑漆漆的東西。

李甜兒瞄了眼那碗裡的東西,生硬的說:“你忽悠誰呢?這東西能吃嗎!”

程老太雖然害怕,但一向小氣到家的她,還是梗著脖子說:“愛吃不吃,我們窮苦人隻有這樣的東西。要不是看在阿力能賺錢的份上,你連這個也冇得吃。”

李甜兒縱然再生氣,但是全身都冇有任何力氣了。

活著最重要。

端起那碗黑漆漆的東西就準備喝,但是這時,那程家的大門卻被人給一腳踹開了。